hg0088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hg0088 >

每天5000万份外卖垃圾天量白色污染谁买单?

编辑:主页    时间:2020-01-11    浏览:130

原标题:每天,5000万份外卖垃圾威胁城市生态

  每天,5000万份外卖垃圾威胁城市生态

  愈演愈烈的“白色污染”谁来买单?

  中午用餐时点,数十名外卖送餐员手提塑料包装外卖,等候在广州大学城的教学楼下。广州大学大二学生丁杰告诉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,他一周点外卖的次数不少于五次。

  打开外卖APP、选择食物、点击下单,半个小时左右外卖小哥便将热腾腾的食物送到用户手中。在追求效率的现代生活中,外卖逐渐演变为都市人的主流餐饮消费习惯,外卖垃圾也成为城市环境污染的一大源头——一次性塑料餐盒使用量逐渐攀升,混杂着餐厨垃圾的“白色污染”愈演愈烈。专家建议,尽快制定外卖餐盒回收激励机制,打通外卖垃圾回收链条,减少生活垃圾对环境的污染和破坏。

  城市回收超负荷

  随着“互联网+”外卖平台的盛行,点外卖成为越来越多用户的选择,由此滋生的大量塑料餐盒垃圾不仅加剧了“白色污染”,餐盒中未处置的食物残渣也增加了生活垃圾的总量。

  广州城市矿产协会2018年底在广州大学城回收的1079份问卷调查显示,“从不”点外卖的同学仅占9.92%,“一天一次及以上”的占比33.72%;调查显示,扔掉的外卖餐盒中剩余食物残渣较多的占54%。

  与学生群体相比,身处都市圈的上班族对于外卖的依赖程度更高。记者午餐时间在广州市区中华广场附近的写字楼里看到,不少白领手拎外卖正在等候电梯。

  有机构调查显示,49.2%的职场精英主要靠外卖解决工作餐。其中,14.19%的职场精英每周叫五次或者更多的外卖;31.01%的人每周叫外卖的次数达到3至4次;33.19%的受访精英的工作餐虽然不主要靠外卖,但每周叫外卖的次数也在1至2次;仅有20.82%的人基本不叫外卖。

  美团CEO王兴今年7月底发微博称,美团外卖日单量已突破3000万。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,美团在行业排名第一,占据51.8%的市场份额,饿了么以47.4%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二,其他平台合计仅占0.8%。照此计算,各大外卖平台每日的订单总量已经超过5000万单。

  5000万份订单在给人们带来方便的同时,也产生了大量“白色污染”。假设每个订单只用一个塑料袋和一个塑料餐盒,每个塑料袋和塑料餐盒均为0.06平方米,据此计算,各订餐平台每天产生的废弃塑料面积达300万平方米,大约相当于422个足球场。

  与此同时,餐盒中未处置的食物残渣还增加了生活垃圾的总量。中山大学地球环境与地球资源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志红表示,以平均一个外卖产生餐厨垃圾50克(相当于一个鸡蛋的重量)计算,各大平台一天5000万个订单的垃圾总量约为2500吨,大约需要250辆中型货车才能装下。

  与日俱增的外卖垃圾让环卫部门倍感压力。据广州市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有关负责人介绍,单位集体产生的餐厨垃圾统一由城管委专收专运,而来自外卖垃圾中的餐厨垃圾则不在此范围之内。目前广州市餐厨垃圾收运量已经饱和,外卖餐厨垃圾只能以焚烧填埋“收尾”。

  广州市白云区一家中式餐厅商家告诉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,目前市场上大多数外卖商家都会首选耐热性、密封性好的PP(聚丙烯)材质的餐盒,常用的500ml餐盒成本不到3毛钱/个。多位商户表示,保证餐盒“绝对安全无毒”,但无法保证是否可降解。

  “PP餐盒等塑料制品在自然条件下不可降解,而焚烧或者填埋处理会产生有毒有害物质,对环境造成不可逆的影响。”李志红说。

  油污餐盒成污染难题

  专家认为,外卖垃圾的回收处理面临着分类难、管理难等棘手问题。一方面,餐厨垃圾的处理能力捉襟见肘;另一方面,外卖垃圾与日俱增加剧了垃圾焚烧填埋的压力。

  据了解,一般而言,餐厅、食堂用餐集中,能够将食物与餐盒准确分离,而外卖用餐的分散、流动和临时性特征明显,餐厨垃圾和餐盒往往混杂丢弃。

  记者在广州大学城、广州写字楼集中区域看到,一些场所(如写字楼茶水间)缺乏配套餐厨分类设施,在非餐厅环境下用餐的人群大多无法将餐厨垃圾单独归类,写字楼的楼梯口、厕所垃圾桶里堆满了混杂着餐厨垃圾的外卖餐盒。消费者将这些带有水分、油脂的外卖餐盒投入可回收垃圾桶,结果其他可回收物也遭污染,降低甚至失去了可再生运用的价值。

  广州市广卫路环卫工人周祝说,由于分拣剩饭剩菜容易造成油渍污染等问题,环卫部门不允许环卫工人在路边进行分拣清洗,因此,大量外卖餐盒垃圾直接作为生活垃圾进行填埋处理。